您现在的位置: >> 教学课改>> 课程改革>> 正文内容

《“我的防疫阻击战”综合课程开发与实施研究》成果公报(二)

发布者:耿倩倩 文章来源:《“我的防疫阻击战”综合课程开发与实施研究》课题组 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21日 点击数:

指向核心素养 研实三生观念 践行家国情怀

——滨州实验学校南校区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综合主题课程开发与实践

 蒋大为

一、课程开发的背景、目的与意义

滨州实验学校南校区在疫情之初,即自主研发并实践了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综合学科主题课程。课程以疫情防护知识的普及为出发点,指导学生打破学科藩篱、突破时空隔离,观察真实的社会、感知勇敢的人民、感恩可爱的祖国。鼓励学生以父母社区网络为老师,以家庭社会祖国为学堂,通过真实的探究过程、多元的实践成果,落实三生观念,弘扬社会美德,健全公共安全和心理健康教育,践行爱党、爱国、爱人民、爱社会主义的高尚情操,实现学校课程建设与祖国命运的同频共振。

二、课程内容的架构过程与方法。

在《滨州实验学校南校区九年一体化七彩幸福课程规划》的课程框架下,立足社会热点和学生关注点,以国家课程与疫情防控相结合为原则,组织开发了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为主题的超学科课程。

(一)依据课标,综合课程

首先就多学科课程标准的内容,由各学科组长及骨干教师做疫情相关概念的纵向筛选,后经学术研究中心反复研讨,最终梳理形成单学科课程标准的内部联合逻辑。在已完善各学科课程标准的纵向筛选后,再由学术研究中心牵头,邀请课程专家,开展跨学科课程标准的横向集合,构建立足学情、指向主题的外部联合框架,通过综合多学科的课程标准,实现综合课程的主题提炼。

(二)立足学情,提炼主题

通过前期对课程标准的单学科纵向梳理与多学科横向集合,并经由教学一线教师反复论证,并达成共识后,结合学生身心发展特点,提炼适合不同学段的课程核心主题,或核心主题下课程目标分级。本课程基于国家课程标准的集合,以疫情防控作为课程开发的源点,做学生视角的目标转化,将主题设置为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。同时,采取同一主题,不同学段、分级目标的方式,实现基于课标、立足学情的综合学科课程学习。

(三)关联疫情,集合网络

以《中国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》为蓝本,构建校本化七彩幸福素养,归类南校学科素养,借助各学科课程标准,集合主题课程网络。

(四)搭建“知—行—为”的课程桥梁

    在梳理了课程的素养内涵后,通过搭建“知—行—为”桥梁,开始着手设计课程。“为”是我们的课程目标,是通过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综合主题课程的学习想要塑造什么样的人,而支持系统的“知”、“行”,也即我们通常所要达成核心素养的“必备品格”与“关键能力”。

    

     (五)设计评价方案,创建核心问题

根据课程总目标,设计终结评价办法,围绕总目标分解阶段学习任务,设置过程评估方案,设计梯度问题任务,助推主题课程实施。

通过前期关联学科素养的网络集合,确定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的课程总目标为:培养乐思辨、守法规、勇担当、爱祖国的出彩少年儿童。明确课程总目标后,我们进一步做目标梯度的分解,以问题做引导设置如下阶段任务框架。

三、课程实施的梯度设计

依据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设置的三个单元梯度,采取逆向教学设计的方法,开展与评价并行的课程实施方案,并做单元研学单的设计。

(一)整合素养,集合课标,创建单元

(二)立足评价,创设问题,逆向设计

以单元一为例:

单元一:看不见的敌人

     (三)问题导向的主题研学单设计(教师用)

以单元二为例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单元二:新冠病毒的偷袭

  以单元三为例:

      (四)学生研学进度安排及成果提交建议

以单元一为例:研学阶段(一)研学进度安排及成果提交建议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210-214日)

   四、师生协同发展,助推学校生态变革

随着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综合学科主题课程的梯度推进,学生从浅表学习开始走向深度研学,教师也从学科知识传授开始关注学科素养的落地,在综合学科课程的研发与实施上,带动了师生的协同发展,并且进一步推动了学校的生态变革。

(一)学习方式的改变

区别于一般的“网上直播”“微视频”等线上学习方式,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超学科主题课程,不止突破了时空限制,实现了学生线上自主选择成果表达、线下自主探究的深度学习;还打破了学科藩篱,以综合课程跨学科思维做真实问题探究、生命项目研究、养成社会公德、濯升家国情怀,培养全面发展的人。

(二)教师职能的转变

教师不再局限于课程实施者的角色,而是全面参与从课程目标的制定到课程内容的设计、实施与评价的整个环节,助力了教师对课程内涵的理解、对课程实施的创新、对课程评价的思考,全面提升了教师的专业发展。同时,学习方式的转变也促使更加平等的师生关系的形成,一改“传道受业解惑”的传统说教者形象,教师成为学生成长的同行者。

(三)课程内容的整合

一般学校在国家课程的实施上,通常按照课本顺序做教学进度推进。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综合学科主题课程则打破学科界限,通过单学科课标的纵向筛选、跨学科课标的横向集合,以解决热点问题或现实项目为抓手,凝聚主题课程的学科素养网络,来进行课程内容的重组织、再整合。

(四)空间资源的无限

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不局限于课本、教参等传统教学资源,而是集多渠道做信息的搜索、分析和处理,以父母、社区、网络为老师,以家庭、社会、祖国为学堂,通过真实的探究过程、多元的实践成果,促进学生的自主成长。

(五)课程评价的多元

《我的防疫阻击战》以适合学生的评价方式为课程设计出发点,采取自主选择成果呈现的方式,突破传统线上教学效果主要看学生“自控力”和“自学能力”的远程授课管理缺陷,实现以兴趣为抓手,用长板作突破,开展多元素养评价。

(六)课程管理的转型

综合学科课程的设计者、执行者和改进者都是教师,这就需要学校设计相对系统的远程研修课程及空中教研制度,涵盖学校课程体系架构以及引领性课程和教研组互助课程,由传统的课程管理走向课程支持与辅助,实现学校生态的全面变革。

综合学科主题课程突破了时空限制,实现了学生线上自主选择成果表达、线下自主探究深度学习;打破了学科藩篱,以综合课程跨学科思维开展真实问题探究、生命项目研究,培养全面发展的人。教师不再局限于课程实施者的角色,而是全面参与课程创建、实施、评价的全过程,提升了教师的专业发展;平等的师生关系形成,教师成为学生成长的同行者。主题课程打破学科界限,以解决热点问题或现实项目为抓手,凝聚主题课程的学科素养网络进行课程内容的重组织、再整合;学习资源从课本放大到世界,学习途径从教师、父母到社区、国家,通过真实的探究过程、多元的实践成果,促进学生的自主成长。课程采取自主选择成果呈现的方式,突破传统在线教学效果主要看学生“自控力”和“自学能力”的远程授课管理缺陷,实现以兴趣为抓手、以多元评价促进学生全面而有个性成长的教育评价目标。

另外,综合学科课程的设计者、执行者和改进者都是教师,这就需要学校设计更为系统的学术教研评价和跟踪制度,由传统的课程管理走向课程支持与辅助,全面实现学校课程管理的生态变革,推动学校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建设。           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